<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劉清泉丨瀘沽湖看水(外二首)
                    2022年09月10日 08:16 來源:中新網重慶

                      在瀘沽湖看水

                      水藍得讓人心虛

                      甚至懷疑自己的前半生

                      是否真的已經活過

                      我看見水里有一個人在走

                      面目清晰,但辨不出美丑

                      他走得很慢,反襯得我在岸邊

                      心急火燎

                      一陣風吹過,湖面歸于平靜

                      而我的驚悚加劇,因為那個人

                      面目依然清晰,美丑還是不辨

                      有一小會兒,他干脆停了下來

                      一言不發,只盯著我看……

                      第二天再去看水,水依然很藍

                      像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樣,那個人

                      沒有再出現

                      我扔了一片面包到水里

                      海鷗和野鴨子一擁而上

                      可它們誰都沒有搶到

                      面包沉入了水底,像石頭一樣

                      一同下沉的,還有我

                     

                      茶卡鹽湖

                     

                      咸魚如何翻身

                      這個問題在這里暫無人類關心

                      茶卡鹽湖其實更像一匹白布

                      鋪在祁連山和昆侖山之間

                      無意中成了天空的一面鏡子

                      在這里,它的一部分是天

                      而空是它的另一部分

                     

                      也可以說空即大滿,鹽花花綻于八月天

                      水天一色,湖山同輝

                      晨曦東啟或日頭西落,天光變得越來越美

                      美得像鹽一樣不可或缺

                      又像此湖一樣不可復制

                     

                      天,空之鏡

                      也可以說天空就在茶卡鹽湖里面

                      只要豐水期足夠長

                      它就容得下所有

                      藏得住最細微的寂寞、隱秘,還有咸

                      好比我們對千瘡百孔的人生仍抱有幻想

                      ——活著,像茶卡鹽湖的咸魚那樣活著

                      一次又一次

                      在看不見自己的鏡子前,練習翻身……

                     

                      太白山中

                     

                      巖石陡峭,說著許多險峻的話

                      幾株嵌在崖縫里的野花,抓緊時間招搖

                      拽著風往西南方向吹

                      我出現在此山,止息于此刻

                      黃蜂豁達,以抱團的嗡嗡聲

                      稀釋了不羈的花語,又瞬間飛離

                      把第四紀和冰川,一起留在太白山

                      是的,跳躍的金絲猴,踱步的大熊貓

                      奔跑的羚!

                      才是山中的主人

                      如果它們需要更純粹的動物圈

                      我將變成一粒不帶怨悔的石子

                      從三千米崖頂悄悄墜下

                      如果它們還需要回家的光

                      一朵從亂墳塋間升起的

                      幽藍磷火,就是我

                     

                      作者簡介:劉清泉,詩人,評論家,四川安縣人,現居重慶,就職于重慶師范大學。出版《永遠在隔壁》《倒退》《101個可能》三部詩集,著有《所幸心有所系——一個詩人的詩歌批評》文藝評論集一部。中國作協會員,重慶市作協全委會委員,沙坪壩區文聯副主席、作協主席,《重慶詩刊》執行主編。

                    【編輯:陳媛】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h

                      <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