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楊翠|散文詩五首
                    2021年09月30日 08:49 來源:中新網重慶

                      車站

                     

                      車站。己老蒼。只留下南來北往的鄉音,回響?占诺恼九_,高高在上。角落。

                      走過歲月的綠皮車窗。半掩憂傷,守候在蒼茫。

                      誰架起的高鐵?遺忘了車窗。遺忘了車窗外的風光。遺忘了守候在站臺邊,熟悉的客鄉。

                      一壺。一行囊。穿越南方北方。 

                     

                      在北方的城市中央行走

                     

                      十一月末的季節,我背著塞滿南方溫暖的行囊,來到北方的一個城市。

                      一個地方待久了,偶爾也喜歡冷風的刺激。從骨子里涼出來的感覺,那是與生俱來的。

                      異鄉人都想快速的去讀懂一個城市。

                      我用腳步丈量這個城市的大小。

                      我用腳印來閱讀:這個城市的歷史,這個城市的奔跑,這個城市的陽光,這個城市的涼,還有這個城市的黑夜……

                      我把雙手揣進兜里,穿越這個城市的黃昏,我把背影和身后的腳印留給零下溫度。

                      忘記來時的路,繼續背上行囊,前行。

                     

                      在黃河邊上

                     

                      一條哺育華夏先民的大河,一條民族的母親河。

                      經歷多少朝代的煙火不言說。

                      一路向東,流水帶走英雄的背影,流水帶走巨變的呼喚。

                      像我,只是到過黃河邊上人,是無法讀懂的。

                      站在白銀的黃河邊上,仿佛看見從瑪曲緩緩走來的母親,懷揣一朵渾厚的浪花和一曲搖籃之歌,喂養著兩岸的兒女。

                      負重的黃河水,又像是從黃土高原之上趕路來的老者,托著遠古的布袋,一邊走一邊播種高原的金色。

                      幾經改道變遷,帶著滄桑、吶喊、博大,在我的眼前奔騰,遠去。

                      掬一口黃河的水,黃河的魂就在我的血液里流淌。

                      抹一把渾黃在臉上,我就成了地道的黃河女兒。

                     

                      在高速路上看見的北方

                     

                      我看見的北方,只是隴原大地上的一個縮影。我走過的高速路,也只是中川至白銀的路段。

                      而他們卻代表整個北方來走進我的視野,和我那最初的遠方。

                      綿延成片的山,荒蕪,低矮。遠遠望去,就像是神的畫筆,在一大片干凈的土地上溝畫的線稿,錯落有致,明暗清晰。

                      我曾經攀登過這樣質地的小山,看似低矮,唾手可得。走近,斷層的表面,砂石溫柔的覆蓋著,卻時刻準備落入山腳,粉身碎骨。誰還敢在那低矮的小山留下勇者的腳?

                      真正的礦石被深深的埋藏在地的最核心。那不是我們眼里看見的貧瘠與荒涼。

                      絲綢之路,遠古文化,藏在那看不見的山脈里。一直喂養著這一座座山,和骨子里像綿延山峰的心臟一樣堅強的子民。

                      我隨著車子的飛馳,退回我的王朝,把北方的記憶燃燒。

                      

                      敬大地

                     

                      其實,順著前人的腳印走,趟著前人的汗水游,大地只是一條路,一條河而已。

                      登上一座山,向下望時,才會覺得大地托起的厚重。

                      我只是一滴水,在云朵之下傾聽日月星辰。

                      一些散落在塵世的梵音,被我接住。

                      我敬大地,敬紅塵。

                      敬我行走的江河湖泊。

                      敬一只鳥在天空的自由。

                      敬一棵草在路邊彎腰與瘋長。

                      敬行者遠行的理由。

                     

                     

                     

                      作者簡介:楊翠,筆名百荷千度,青年詩人,重慶市作協會員!度龒{》詩刊編輯,《詩空間》報主編。在《散文詩》《延河》《重慶晚報》等報刊發表作品若干。

                    【編輯:陳媛】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h

                      <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