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泥文|沒完成的歌謠(組詩)
                    2021年08月30日 16:54 來源:中新網重慶

                      與夜空對坐

                      與夜空對坐,我用做證明題的方式確認

                      她不是我當年的夜空

                      當年的夜空還沒有故鄉這個概念性的說法

                      她只有清亮的眼睛懸在高處

                      眨一下閃一下,閃一下亮一下

                      簡單得如水滴一樣生來就是往低處流

                      單純得如狗尾巴草一樣偏安

                      沒有貧窮這個詞搬弄是非

                      也沒有自卑的根須伴隨著行走

                      那時候夜空與泥土的距離是近的

                      近得能聽到彼此的心跳

                      也知道彼此的腸肚沒有九曲十八彎那樣通幽

                      所有的事物都有蜂蜜做成的翅膀

                      飛呀飛,飛呀飛

                      可沒想到飛出了如今晚的夜空

                      與我對坐——欲望是一條饞嘴的貓

                     

                      韻腳

                      雨滴落在七月田地間的莊稼上

                      穿蓑衣戴斗笠扛著鋤頭的人

                      在谷禾的青蔥里,放下疲憊露出寬心的笑

                      那往上提起的嘴角

                      在雨霧彌漫里將天空越托越高

                      而那相映成趣的綠色的近水遠山

                      每年都有一次這樣疲憊里的幸福

                      在屬于自己的空間里無所顧忌地輝煌

                      那是糧倉翹首以待的期盼

                      是下一個年頭炊煙升起時的行者之道

                      是家和萬事興的奠基石

                      想到這,他將懷里的旱煙煙斗掏了出來

                      十個腳趾在田坎上用力抓了一下

                      這一方水土的韻腳,綿長而又與季候契合

                      旱煙卷在雨水中的斗笠下點燃

                      他猛吸了一口,而后向遠方吐了出去

                      好似明天的日子就有了看頭

                     

                      蕩漾

                      我在他的腳印里看見我命運的走向

                      依著山水向遠天蕩漾著漣漪

                     

                      托著村莊固有思維的境界

                      連續起伏彎曲的腰身在霧起時想到遠方

                     

                      一年四季的種子暗藏糧倉

                      離鄉的人懷揣了一個與村莊一樣的太陽

                     

                      除盡雜草叢生的薅刨栽種

                      在陽光雨露里拾掇前人與后人的關系

                     

                      在陽光雨露里拾掇城市與村莊之間的和諧

                      總有一種聲音在農具里說話

                     

                      他隨山水起伏爬上爬下衰老下去的命運

                      總有濕漉漉的春花開與秋草黃

                     

                      而松樹皮的皺褶將日子留在他的臉上

                      布谷鳥與照亮歸路的月亮,聲與光

                     

                      向我蕩漾。一個農人的號子聲是他最美的發音

                      一個農人的腳印踩在時間的餐盤上

                     

                      甘辛與苦澀,小歡心與小胃囊

                      一個農人的思想不深卻是無法取代的路標

                     

                      啞默

                      鋤頭用啞默與泥土對抗而后消解

                      它的內心里藏有不肯妥協的幽徑

                     

                      習慣服從時令與鄉鄰的命運

                      總是從無聲中說出那啞默中的海洋

                     

                      澎湃著一季又一季的耕種發出候鳥的叫聲

                      行走的炊煙,總在生活的啞默里尋找渡口

                     

                      在晨昏的光陰里用一輩子譜寫曲子

                      如那向陽的葵花,直到最后落幕

                     

                      直到我手心里結出生活的繭子

                      酸甜苦辣咸滲透泥土每一個細微的經絡

                     

                      給我莊稼一樣的幸福

                      而后又給我野草旁逸斜出般的自由

                     

                      重復

                      昨天的故事,從農家彎曲的小徑開始

                      小徑上打著哈欠的天空

                     

                      在千百年來演變的農具里重復

                      清晨或扛著或背著農具走出房子的人

                     

                      在前人的腳步里,重復雞毛蒜皮的委任狀

                      這沒有正式頭銜的職務,一代接一代地

                     

                      重復。這山窮不窮,這水惡不惡

                      不加選擇地喜歡和熱愛

                     

                      紅苕,絲瓜花,稻子香……知更鳥,蜜蜂……

                      在肉體釋放的鹽里,一鐮刀麥子一犁耙播撒

                     

                      拉開世世代代彎腰搭著的弓

                      站在糧倉的走向上,偶爾談談時代向前的腳步

                     

                      沒完成的歌謠

                      這個距離是拉不遠的,桐麻園,在這樣的晚上

                      我酷愛你此起彼伏的蛙鳴和不甘靜寂的夜鶯

                      在離開里,用時間彼此取暖又各自安好

                     

                      我在適應,你也在適應,比如你我的對話

                      有一些不自然也有一些像,樹長大要分丫

                      我的改變與你堅守后的不動搖,不變的門庭

                     

                      是不是太冷清了?我唯一的狗吠多么孤獨

                      一盞燈,扇不動桐麻園的烽火年華

                      你去哪里了?在二零二零年初夏

                     

                      唱響當時的民謠,不給你紅蓋頭給你曲徑通幽的晚上

                      與此時相同,你知道嗎?小溪流水歡暢,在四時

                      相擁的肩,春夏秋冬色彩明了,我注定想你

                     

                      無法走出的月光,沿那條田坎拋灑

                      我想你了,見了更想,不見想了又想

                      不惑的年紀激活了青春那時火一樣的無端動蕩

                     

                      在月亮里的桐麻園,我注定將你梳妝成偉大

                      梳理成我一生完不成的夢想

                      回不來也離不了。我僅能將夜晚給你,白天給遠方

                     

                      給一個我愛著又疼著的經年,在自照的光陰里

                      我僅能對自己說說心里話,說說我在天之涯

                      我不是離開你了就離開你了

                     

                      作者介紹:泥文,本名倪文財。出版詩集《泥人歌》《我多想停下來》,文字散見于各類刊物和選本。中國作協會員。

                    【編輯:陳媛】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h

                      <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