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楊柳|橘頌
                    2021年08月02日 14:46 來源:中新網重慶

                      橘·月色

                      一朵花有一朵花的命運,一枚果有一枚果的機緣。一粒種子,被天空和時間誕生,在一個春江水暖的月夜,落在夏朝,落在長江岸邊。

                      (那時賀蘭山冷,北國一片荒寒。還沒人唱“關關睢鳩”,也沒有洛陽和長安)。

                      而長江水暖,河流兩岸,人民劈柴,擊壤,耕種,漁獵。

                      那夜月華如練,江水已經緩緩流淌好幾萬年。

                      橘·人間

                      二月沐風,三月汲雨,四月的夜晚,星辰給予秘密啟示,五月陽光黃金般鋪滿大地。

                      最初是兩枚葉芽,貝殼一樣緩緩開啟,羞怯,慌亂,猶疑。它挺一下腰肢,長天明亮,大地開闊——這就是人間,多么奇異。

                      這神佑的萌芽,大地置于掌心,飛鳥停止鳴囀,斂羽諦聽,獸類駐足凝視,神巫為它唱起頌詞。

                      像所有的傳說和宿命,山中走來一個老人,護之如心肝,呵之如赤子,壅以厚土,灌以清泉,暖其枝葉,蔽其烈日。再教它認識野草和蒺藜,谷子和稻米,認識牛羊和炊煙,神話和謠曲。春生秋發,枝繁葉茂,以一莖綠樹,靜靜打量人世的悲喜。

                      刀斧,清水,麻皮。老人是它在人間的父親,默默為它完成殘酷的嫁娶。

                      刀下自斷,去愛人的傷口里活。血里發芽,淚里開花,心房蘗生針尖密密麻麻。這痛苦的愛情與孕育誰能理會,年年春風,兒女綠遍山洼。

                      橘·流水

                      楚辭里開花,唐詩中著果。

                      光陰緩慢,長江是一道大幕,一本本傳奇輪番上演。舟楫穿梭,江上往來著軍令、圣旨和恩怨,還有逃亡的兵士,斷腸的詩人。插滿箭矢的船只破霧而下,懷抱琵琶的美人溯江而行。

                      當風煙俱靜,荒草中埋著美人的衣冠,壯士的頭顱,含恨的詩文。所謂世道,無非是得了荊州又失荊州;所謂人心,不過是朝為旦雨暮為行云。

                      江濤高一聲,低一聲;

                      猿鳴此一聲,彼一聲。

                      逝者如斯夫!你在岸邊靜靜結實,靜靜醞釀,一根一根蘗生針晶,一間一間布列子房。尋常人間東邊日出西邊雨啊,黃昏的井邊,才罷竹枝,又唱橫塘。

                      橘·遇見

                      四月,橙花開放,十里白雪,百里芬芳。

                      (你一生都在水上,一槳一槳拋離兩岸,一槳一槳尋找遠方)。

                      四月,橙花開放,鏗鏘的香氣橫沖直撞,讓遇見的人無不心懷暗傷。

                      (你搖著船經過四月,經過一個開花的村莊,香氣突如其來,船在江心打轉轉,你在江上無端迷茫)

                      四月,橙花開放,山巒溫柔,河流莊嚴。橙花深處走來一個姑娘,綠綾羅裙,白玉花冠,語氣潔白,容顏芬芳。

                      你想叫她的名字,第一聲,啞口無言;

                      第二聲——“啊――”

                      第三聲,你叫出第一個字——“蕓——”

                      你只能,把她的名字默默噙在心里——“蕓香!

                      如果世上的遇見都是恩情,請讓她在春盡時節俯首恭謝,褪碧羅纓,卸碧玉冠,拆碧玉釵,折碧玉簪,以一枚玲瓏子房,在無邊暗香里,默默孕育,只為秋后圓滿香熟,以命報答。

                      橘·蜜獻

                      什么樣的相逢,才有如此漫長的等待,你等了半輩子,我等了五千年。

                      你從河上等到岸邊,從青春等到白發;

                      我從無等到有,從天上等到人間;從種子等到繁花,從一等到萬,從夏朝等到今宵,從江畔等到天涯。

                      等我的姐姐,孕圓了腰腹;等我的妹妹,孕紅了臉頰;等我把淚水孕成血液,等我把針尖孕成蜜糖,等我把心結孕成珍珠;

                      等我們熟到聽天由命,等我們紅到痛苦難當,等我們甜到柔腸寸斷,等我們香到岌岌可危,劍拔弩張

                      ——猶如瀑布,來到懸崖邊上。

                      什么樣的情義,才讓我甘心走到你的刀下。五千年也短暫啊,只有粉身碎骨,才能永恒。

                      執你利刃,切我軀殼,破我心房,碎我肝腸,融我血肉,濾我瓊漿。

                      當最后的種子珍珠一樣捧在你的手心,這感人至深的道別,是否會讓你想起我的夏朝,我最初的春江花月夜

                      ——一片水聲,半縷橙香。

                     

                      作者簡介:楊柳,重慶酉陽人,土家族,業余寫作。著有散文集《花窗》。

                    【編輯:陳媛】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h

                      <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