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泣梅|想起潼南(組詩)
                    2021年08月02日 14:42 來源:中新網重慶

                      1

                      在陳摶故里

                      成為“太極”的一部分

                      是走進陳摶故里,最大的福利

                      以花瓣作翅,花香為食

                      按不住興奮與躁動的小獸

                      我們風一樣

                      撲進三十萬畝的璀璨

                      和金色無邊的光芒

                     

                      睡仙保持淡定的姿勢

                      并不為等待誰

                      我們來不及悟道,急于抓住

                      這蜂蝶浩瀚的愛情,這和風下

                      天藍水闊的前世今生

                     

                      我們最終沒能成為一朵花

                      甚至沒能成為一滴通透的瓊江水

                     

                      油菜花開著開著就謝了

                      仿佛白魚打盹,黑魚醒來

                      一道無聲的逐客令,催人清醒

                      原來,這天然的“太極”

                      只容納天然的事物

                     

                      油菜桿上掛滿了天線

                      探聽著成長的軌跡

                      以及果實的聲音

                      不久之后,它們會把

                      鄉間的小圓滿牢牢攥在手心

                     

                      消費了油菜花

                      我們走著走著就散了

                      在陰陽的玄妙之外

                      我們持續著被瑣事消磨

                      所有的空閑

                      只夠唱落花有淚

                     

                      2

                      油菜花海

                      花也是有戰斗力的

                      一朵或許是試探,偵查

                      在崇龕,在瓊江兩岸

                      這一大片油菜花

                      就是一支龐大的作戰部隊

                      如果黃色是主力,那么

                      紅色粉色紫色白色就是突擊隊

                      我們頻頻舉起手機拍照

                      更像無意識中,在舉手投誠

                      撲進油菜花海鮮亮寬闊的懷抱

                      仿佛闖入一位美人盛大的夢境

                      或是大自然播放的巨幅3D廣告

                      油菜花燦爛的語言快要溢出來

                      我們追著花,追著香

                      依附這花的波浪,香的眼睛

                      一個個那么怡然自得,并不

                      以此為恥

                     

                      3

                      小火車上的春天

                      小火車把春天一分為二

                      我們在春天的連接帶上

                      以清新為軸,搬運著詩歌

                      搬運著恰到好處的唯美與歡愉

                     

                      火車往少年開,往童年開

                      我們就是自己的火車

                      在小火車上飛馳,卸下了

                      頻繁的不得已,尷尬的碎場景

                     

                      夕陽沒有勸退我們

                      我們快樂的聒噪使它更沉穩

                      有那么一瞬間,我以為

                      是我們連接起了春天

                     

                      其實,是火車動用了三月的

                      超能力,把我們鑲進了春天

                      川渝的詩歌哐當哐當

                      在深入,在交融

                      崇龕的油菜花控制不住情緒

                      在窗外,笑出了金色眼淚

                     

                      4

                      想起潼南

                      把朝陽坐成夕陽

                      如果再不下車走走

                      我的雙腿在這城市,就會

                      一直彎曲著

                     

                      這里最不缺的就是車

                      所有的路,都被車輛追趕

                      而車輛所到之處

                      最不缺的,就是聲音

                      它們呼嘯著,摩擦著

                      切割大地,切割我

                      又無所顧忌地絕塵遠去

                     

                      天黑下來

                      匹配我灰暗的面具

                      陰影擠壓過來,塵埃擠壓過來

                      喧囂與嘈雜擠壓過來

                     

                      突然,想起潼南

                      想起我們漫步在鄉村道路上

                      和水稻一起數龍蝦

                     

                      數眼睛清澈的野菊花

                      數青菜蘿卜鮮嫩嫩的好時光

                      我們不說話,只用

                      眼神和笑容交流

                     

                      對面的山坡上

                      枳殼和檸檬提著小燈籠

                      蘸著帶露的清風寫信

                     

                      當我們數到遲遲歸來的少年

                      錯過的鄉村試題和成績單

                      蝴蝶就飛來了,它們翩翩舞蹈

                      仿若我們抖落的碎片或傷痕

                     

                      涪江捂緊興奮的浪花,輕依兩岸

                      多么安靜的一杯酒

                      我恍惚回到那時,天空高遠

                      我們都像岸邊的草,翠綠著,蕩漾著

                     

                      作者簡介:泣梅,女,本名梅軍,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星星》《散文詩》《詩選刊》《四川詩歌》等。


                    【編輯:陳媛】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h

                      <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