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海清涓 | 打折卷紙
                    2021年07月12日 15:30 來源:中新網重慶

                      昨晚和父親吵了一架,興敏賭氣沒吃早飯就到超市上班了。

                      興敏接待的第一個顧客是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她選了兩提卷紙,一卷維達,一卷潔柔,都是打折的。

                      老太太是超市的?,最近這段時間,只要興敏上班,都能看到她的身影。老太太買卷紙不看牌子,也不看質量和重量,只要是打折的卷紙她就買。

                      大約一個月前,老太太第一次到超市買兩提打折的卷紙時,興敏還想,這老太太會計劃,知道在打折時買卷紙回家存著。后來,老太太幾乎天天來超市買卷紙,興敏就覺得老太太有點古怪了。

                      興敏跟同事提起老太太買卷紙的事,同事說她大驚小怪。也許老太太家里人多,也許老太太家是開酒店的,生意好用紙量大。來超市的什么人都有,買一個雞蛋的,買一百斤肉的,怪人怪事多了去,誰管得著呀。

                      被同事們一通搶白,興敏便不再談老太太。不過,私底下,興敏還是比較注意老太太。興敏曾經問過老太太買這么多卷紙干什么,她只是漠然地笑笑,不回答。

                      冷冷地看著老太太慢吞吞地走向收銀臺,興敏臉上沒有一絲笑容。興敏在生父親的氣,父親這陣脾氣越來越大,動不動就罵人。這一年來,興敏遭受的打擊太多了。春天的時候,結婚十年的丈夫找了個年輕漂亮的女人,離婚后的興敏走投無路,只好帶著兒子回了娘家。夏天的時候,很少生病的母親得急病去世了……

                      下班后,興敏到離超市不遠的菜市場去換坤包拉鏈。路過一個半舊小區,發現小區門口堆了一大堆卷紙。卷紙的牌子很雜,心相印、清風、舒潔、潔柔、潔云、維達、維朗、妮飄、泉林、麗邦等樣樣都有。一個中年女人在指揮兩個棒棒往一輛皮卡車上搬卷紙。一群人在一旁指指點點,不時發出奇怪的笑聲。

                      上午到超市買卷紙的老太太坐在一邊的長木椅上,呆呆地看手機。

                      中年婦女一邊盯著搬卷紙的棒棒,一邊數落老太太。不是我說你,二姨媽,你把家里弄成什么樣子了。地板上、沙發上、床鋪上、陽臺上、窗臺上,到處都是卷紙,進屋都沒地方落腳了。這一百四十九提卷紙,半價也賣不出去,扔了可惜,只有出點運費拉到鄉下送親戚了。你錢多了,用不完了,運費你自己出。

                      老太太還是一句話也不說,繼續呆呆地看手機。

                      興敏有些不忍,上前打了個招呼,阿姨,原來你住這兒。

                      老太太緩緩地抬起頭,對興敏漠然地笑笑,又低下頭看手機。

                      中年婦女問,妹兒,你認識我二姨媽?

                      我在超市上班,阿姨經常來買卷紙。興敏點點頭。

                      中年婦女趕緊把興敏拉到一邊,妹兒,以后我二姨媽來買卷紙,你不要讓她買了。

                      我只是個普通營業員,我哪有這個權利。興敏說。

                      妹兒,你就當是幫忙做好事,我二姨媽很可憐。二姨父死得早,表弟又在外地工作,一年才回來一次,她一個人在家孤孤單單的。三月前,在廣場跳壩壩舞時,二姨媽認識了一個退休教授。兩個人很談得來,本來說好要結婚的,教授卻變卦了,把我二姨媽氣得大病一場。從醫院出來,二姨媽不去廣場跳壩壩舞了,成天呆在家里生悶氣。醫生說,我二姨媽,可能有輕度的抑郁癥。中年女人說著,擔心地看了老太太一眼。

                      好吧,下次阿姨來買卷紙,我盡量勸她少買點。興敏嘆了口氣。

                      中年女人要送兩提卷紙給興敏,興敏不肯要。推讓之間,老太太的手機鈴聲響了。

                      老羅……老太太一激動,手機滑到了地上。

                      撿起手機,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興敏張大了嘴巴。

                      小周,發短信你不回,打電話你又不接。你聽我解釋,我不是不想和你結婚,我實在是有苦衷。你給我一段時間,我再做做女兒的思想工作,好不好。手機里,父親的聲音是那樣的溫和。

                      看了看淚流滿面的老太太,再看看那一百四十九提卷紙,興敏哽咽著沖手機喊了一聲:爸爸……

                     

                      作者介紹:海清涓 ,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重慶作家協會會員、重慶文學院第4屆創作員、魯迅文學院第3屆西南班學員。著有散文集《種下一生癡情》、長詩《茶竹傾塵》、長篇小說《玫瑰文》《羅泉井》等。


                    【編輯:馬佳欣】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h

                      <del id="dbzzz"><ruby id="dbzzz"><mark id="dbzzz"></mark></ruby></del>

                          <track id="dbzzz"><strike id="dbzzz"><rp id="dbzzz"></rp></strike></track>

                                  <p id="dbzzz"><pre id="dbzzz"></pre></p>